高校自主招生十年:改革或被异化

利来国际真人

2018-10-12

  2月12日参加完复旦大学望道计划自主选拔招生面试,家住虹口区的上海市应届高三毕业生林羽一直有些忐忑不安。

为了这场考试,他付出的代价是放弃前一天的北约11校、华约7校自主招生联考,以及同一天的卓越联盟9校联考。

  虽然还有6月的全国统一高考,但对于林羽这样的市级重点中学毕业生来说,错过上述28所全国顶尖高校的自主招生,代价还是很大。   始于2003年推出的5%自主招生政策,国内高校自主招生改革已整整十年。

但这场旨在给予招生环节更多自主权的改革,在10年间却走出了一条异化之路高校和考生深陷掐尖大战的泥淖不堪重负。

  而自2008年揭幕的全国新一轮教改,在高校自主招生这一问题上至今未能给出圆满答案。   不拘一格演变为掐尖  高校自主招生改革分为两大类,其一是2003年开始实施的5%自主招生政策,即考生高考成绩只要达到一本院校录取分控线(而不一定达到重点大学自身的分数线),就能被享有5%自主权的高校录取;其二是始于2006年的高等学校自主选拔录取,上海复旦和交大首先试点,即以面试结果作为主要的录取依据,淡化学生的高考分数。   前一类改革,高校的自主权仅体现在录取环节,第二类改革则部分放开了选拔环节,受到高校的普遍追捧。 当时改革的主要执行者、复旦大学前任招办主任郑方贤曾表示,自主招生改革的本质特征就是院校的自主性,这是大学的权力。   至2009年,自主选拔录取改革扩大至68所高校,国内一流大学被悉数囊括其中。

但是,原本意在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改革举措,很快就变成了掐尖大战抢人才。

特别是两大高校联盟北约和华约相继形成之后,竞争空前激烈。   这从各高校自主招生考试的时间表就可见一斑2010年两约就已出现笔试日撞车,2011年在舆论压力下才将时间错开一天,今年又再度撞车。

  这样的安排用意很明显,就是要让有实力的学生提前站队。

  生源对于大学的重要性,就如同原料之于产品。 上海某211高校招办主任说,招生招得好,无论是将来参与竞赛、申请项目等看得见的竞争,还是从学校的氛围和口碑等软实力上,都有利于高校的发展。   复旦大学今年退出北约阵营,独自推出了望道计划,但并没有退出掐尖大战。 虽然这个以老校长命名的全新自主招生措施,面向的是具有基础学科学术志向和潜质的学生,体现出一定的人才选拔特色;但复旦副校长陆昉接受新华社采访时仍表示,希望吸引高中阶段全面发展、表现优异的学生。   辅导班百上加斤  对于高中毕业生而言,原本希望借自主招生改革摆脱应试教育的独木桥,但现在各高校之间的激烈竞争却让他们穷于应付。   2006年,复旦推出千分考之初,校方就明确表示,不出高中10门课程的笔试不需要特别准备,考题灵活多样的面试也无从准备,更不可能推出相应的辅导班。 但现实是,各中学纷纷推出针对自主招生的课程和培训,事实上加重了考生的负担。

  比如上海交大附中,每周有六节选修课,学生可以自主选择针对自主选拔开设的课程,也可选择对主修科目进行查漏补缺的课程。

  通过自主招生考进复旦的原上海复兴中学毕业生顾超告诉记者,高二下学期就已文理分科,复旦的千分考涉及10门课程,不听考前指导肯定不行。

他说,所有参加自主招生考试的同学都参加了相应的辅导。

  2009年,由上海市教科院联合南京、杭州、宁波、苏州等地教育科学研究机构所做的高等学校自主招生对苏浙沪高中教育的影响调研表明,%的学生认为高校自主招生使学习压力和课业负担加重,%的教师有同样感受。   高校自主还是学生自主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目前的自主招生,高校只考虑了自身的自主,而没有考虑如何有利于扩大学生的选择权和学生的自主性。

  他指出,根据1998年颁布的《高等教育法》,我国高校拥有招生自主权、学科专业设置自主权等7项办学自主权。 无论从依法治教,还是从打破基础教育应试格局出发,高校推进自主招生改革不可逆转,关键在于形成科学的自主招生理念、设计合理的自主招生形式。   在美国,自主招生高校基本上不自行举办学生笔试,而把SAT或ACT成绩作为申请者学业水平的测试成绩;学校综合考虑申请者的上述成绩、中学各科成绩、社会服务表现等来进行录取。 而学生也可以同时申请多所大学,通过比较选择就读。

整个评价考核体系灵活高效。   熊丙奇建议,参照美国模式,将自主招生联考发展为成熟的社会化考试,或许是一个值得探索的方向。 这样的社会化联考应该有三个特点:其一,不存在与学校的结盟关系,高校自主认可联考成绩,独立接受学生的申请;其二,实行教考分离,联考不再是与学科紧密对应的考试,而成为一种水平测试;其三,联考不再与统一高考和集中录取相嫁接,真正实现高校的自主招生和学生的自主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