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梦想家还是伪装者?

利来国际真人

2018-10-04

  贾跃亭被切割▓,他是梦想家还是伪装者▓▓?亲历者讲述乐视卸贾前后|封面  这不是一个人打败另一个人的商战故事,一切还远没有结束。

  采访|《中国企业家》记者李亚婷王芳洁翟文婷  文|李亚婷  编辑|翟文婷  在这个非常时期,谁见到了贾跃亭▓▓,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可能成为新闻。

  7月15日▓,乐视投资人刘纲发了一条朋友圈,坐在FF91的概念车中▓▓,他摆出胜利的手势,“拜访FF(FaradayFuture)研发总部▓▓,与贾总见面,一切井然,真正见识了可能超越特斯拉的下一代产品,非常震撼!”照片迅速传到国内社交网络,有网友评论,“骗子又来了,这是概念车▓,不是量产车”▓。   在美国休假的刘纲专程赶往FF总部,“确实见到了量产车,已经生产了二十辆左右,正在测试阶段,还参观了FF研发全流程▓,但由于商业机密都不能发。

”他告诉《中国企业家》,贾跃亭状态不错。

  还有一张照片是他站在三层办公室俯拍楼下停车场的场景▓,据说下午的几百辆车在夜幕降临后都被开走了。

他推测,FF员工日常办公都还正常。   但国内的态势显然没有这么平静。 那个几乎与贾跃亭划等号的乐视▓,正在经历暴风骤雨,甚至面临坍塌的危险。 只是这一切似乎都已经与他关系不大。

  7月21日▓,孙宏斌毫无悬念地当选乐视网(,,%)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 188天,从二股东到董事长,完成了在乐视体系中的角色转变。 虽然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态,“对乐视不感兴趣,融创的生意比乐视大得多”▓,但并不影响他成为乐视关键变量的事实▓。 孙宏斌已摆出胜利者的姿态▓,隔空喊话“老贾还年轻▓,手里还有好牌”▓。

  相比之下,贾跃亭的身影显得有些孤寂,事情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变得更糟糕。

正如两年前,乐视又一次陷入危机。 不同的是,两年前即便外界如何唱衰乐视▓,贾跃亭仍然可以振臂一呼,引入大量人才。

今天,除了受到孙宏斌信任的梁军和张昭▓,乐视老臣大多被边缘化或者离开。

  内忧未解,外患难除▓。 轮候冻结的股份▓,反复出质的股权▓▓,会议室门外讨债的砸门声,逼钱的脚步越来越近▓,债务的闹钟越来越响。 “乐视七个子生态一个都不能少”、“不会丧失对乐视的控制权”,贾跃亭在不断“捍卫”乐视领土主权的过程中,彻底成了局外人▓▓。   贾跃亭手里还有底牌吗?即便有,他需要重新获得资本信任▓,收起创业者的草莽无序。

迈过这个最艰难的时刻之后▓,只有他能决定迎接自己的是什么。

摄影:史小兵  出局夜  7月6日凌晨一点,梁军走出乐视大厦,疲惫不堪。 这位上任不足两个月的乐视网CEO,刚从一个跨国紧急电话会议下来▓▓,孙宏斌和远在美国的贾跃亭都还在线。 这场会议要讨论贾跃亭在乐视网董事会的去留问题。

  当天傍晚,乐视网便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将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同时退出董事会,不再担任上市公司任何职务▓。   虽然外界对这一结果早有预料▓,但没想到靴子落得这么干脆▓,如此突然。   三天前,一则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将贾跃亭夫妇、乐视体系三家公司共计亿的财产冻结的消息被曝出,原因系乐视旗下的乐风移动贷款发生欠息,招行上海分行多次催收无果后向法院申请了资产保全。

  自此乐视资金链危机被彻底公开化,且有确凿证据显示银行已经采取实际行动。 同一时间,贾跃亭已经坐上飞往美国的飞机,且截至发稿日时未归。

  “董事会改组的核心诉求是老贾退一步,孙宏斌进一步,一进一退好稳定住人心,让银行和金融机构能对上市公司放心。

”梁军向《中国企业家》解释当晚董事会人事变更的目的▓。

  事实上,在招行事件发生前两周▓,即6月中下旬,乐视网董事会和核心管理层就曾讨论过贾跃亭是否继续担任董事长一职,初衷还是如何破解乐视危局。 梁军说,“当时还在探讨各种方案,但是招行一出手▓,我们没有时间再考虑,变成一晚上紧急处理的事情了。

”  周三的会议从晚上八点持续到第二天凌晨四点,“出出进进的有十个人左右”参加了会议。 “气氛很紧张,毕竟银行都在等着看结果。

”  在梁军看来,贾跃亭退出董事会是当时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案▓。

孙宏斌进入董事会能对外释放两个信号▓,一、告诉银行乐视有变化,二▓、孙宏斌会动用资源帮助上市公司缓解资金压力▓。

责任编辑:李欣。